Menu

前枪手主管:阿森纳的谨慎曾错失阿扎尔 温格是非常有远见的人

0 Comments

前枪手主管:阿森纳的谨慎曾错失阿扎尔 温格是非常有远见的人

2019-07-15 15:42
足球
英超
阿森纳
其他
深度
精华

2005至2018年,迪克-劳(Dick Law)在阿森纳工作了13年时间,作为首席谈判官的他处理了诸多转会。在接受《进球网》采访时,迪克-劳披露了枪手多宗转会操作的幕后信息……

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前,温格的阿森纳4年内两次荣膺国内赛场上的双冠王,法国人希望继续对球队的实力进行加强,尤其是在中场位置,他希望找到一名球员和维埃拉进行搭档。那届世界杯上,温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球员,那就是巴西国家队的吉尔伯托-席尔瓦。

这名来自米内罗竞技的中场在世界杯上场场首发,帮助球队最终以2比0的比分战胜德国获得冠军。温格非常渴望得到吉尔伯托-席尔瓦,但他们对于巴西转会市场并不熟悉。于是,他们找到了一位老友,他就是在巴西有着良好人脉关系的迪克-劳。

劳回忆道:“大卫-邓恩给我打了电话,他问我是否认识吉尔伯托-席尔瓦。大卫问起席尔瓦时,我称自己对于席尔瓦非常熟悉。我还称自己尽管并不是经纪人,而是另外一家公司的CEO,但我肯定可以帮上忙。”

所以,我为邓恩接触米内罗竞技和席尔瓦的经纪人提供了便利,最终阿森纳成功击败尤文抢下了席尔瓦。现在当我问起温格2003年的阿森纳和一年后的阿森纳有什么区别时,他会说区别就在于是否有席尔瓦。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球员,一位很有涵养的绅士,同时也非常具有职业精神。我非常高兴能够帮助阿森纳签下席尔瓦。

吉尔伯托-席尔瓦是阿森纳不败战队的一员

促成吉尔伯托-席尔瓦的交易之后,劳和温格及邓恩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05年,阿森纳计划从南美引进一些球员,他们再次求助于劳。

劳回忆道:“邓恩找到了我,问我是否愿意为董事会组织一项研究,寻找将球员通过西班牙带出南美的可能性,在那里他们可以通过参加比赛获得西班牙国籍。所以我进行了研究并将成果交给了阿森纳董事会。令我非常高兴的是,温格和邓恩给我打了电话称董事会认可了我的研究,并且问我是否愿意运营这个项目,这就是我之后所做的事情。”

2005年至2009年,劳帮助阿森纳在南美建立了球探体系,并且研究了如何将信息有效反馈给北伦敦。在这个过程中,卡洛斯-贝拉、德尼尔森以及威灵顿-席尔瓦等人加盟了阿森纳。不过,2009年加齐迪斯出任阿森纳CEO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劳说道:“关于加齐迪斯在阿森纳前行过程中的角色,我和温格及加齐迪斯3人进行了很多讨论,而加齐迪斯真正意识到了自己作为CEO的角色,那就是处在组织的顶层而不是进行微观管理。我们发现缺少一位在处理球员合同及转会操作中扮演积极角色的人。他们认为我能够胜任这个角色,因此我从专注负责南美区的工作成为全盘负责球员合同及转会操作的那个人。

加齐迪斯在阿森纳任职多年

接下来的9年时间里,劳和温格一起负责合同和转会谈判。这是一份可以称之为有着“特权”的工作,但并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2006年从海布里搬到酋长球场之后,由于俱乐部新球场的建设大量举债,枪手需要偿还大量的借款利息,他们的财政实力大受影响。

2003年,阿布入主切尔西改变了英超版图,阿森纳发现自己逐渐丧失了一些竞争力。在对手花费大量资金引进世界上最好球员的情况下,枪手只能在转会市场上引进一些年轻且非常有潜力的球员。阿森纳球迷对于俱乐部非常失望,因为他们每个赛季依然需要支付高额的季票费用。劳承认:“这让我们处在了非常困难的境地下,我们最为接近的对手是曼联而不是切尔西,他们有着大量的资金,允许在转会市场上犯下一些错误。”

“我们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犯错的余地,因为1000万镑或者2000万镑的错误对于阿森纳来说已经非常严重。曼联可以在一名球员身上冒险,我们却不能那样奢侈。我们需要慎重应对所有风险。”

2006年至2013年,阿森纳在转会市场上非常谨慎,他们只花费了很少的资金,这段期间俱乐部经常能够公布创纪录的利润。对此,劳表示:“我们有着足够的财力,但对于风险回报情况并不清楚。如果花费很多资金在一名球员身上但没能发挥作用的话,俱乐部会陷入财务困境。”

我们错过了一些天才球员吗?这是肯定的。我记得和温格及加齐迪斯开会时,我们对于库尔图瓦真的是垂涎三尺,因为我们知道他非常出色。阿扎尔也是如此,我们希望引进他。但是,我们有着谨慎运营俱乐部的责任感,我们知道花出去的每一镑都要像花自己的钱那样。这真的非常困难。

阿森纳曾有希望引进阿扎尔

与此同时,阿森纳最好的球员也相继离开,这包括了亨利、法布雷加斯、纳斯里以及范佩西等人。劳回忆道:“为了留住范佩西,我们竭尽所能。他转会的时候是29岁,和阿森纳的合同还有一年到期。由于范佩西可能争取的是自己最后一份大合同,或者说是自己最后一份合同,他希望在职业生涯进入暮年时有更好的成就。”

不管怎样,我们都是真诚地和球员进行续约谈判,但我们无法控制所有因素。我们知道将最好的球员出售给竞争对手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但能够从一名29岁球员身上得到2400万镑转会费是一笔重要的交易,这让我们都能够获益,只不过获益的方面不同。

“这让范佩西得到了追寻自己梦想的机会,他的想法是正确的,而且他在加盟曼联的处子赛季就拿到了英超冠军。但是,我认为之后一个赛季弗格森爵士的离开终结了范佩西在曼联的职业生涯。你需要问问他是如何计算风险回报情况的。从经济上看,这笔交易肯定发挥了作用,但他离开曼联之后前往土耳其踢球并最终重返了费耶诺德。”

阿森纳出售范佩西多少有些无奈

如果范佩西继续留在阿森纳的话,我有理由相信他会成为俱乐部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

2013年厄齐尔的到来标志着阿森纳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之后一年桑切斯的到来标志着枪手的财政困境得到了进一步的缓解。尽管在转会市场上的支出开始增加,但阿森纳管理层从没有远离批评,因为他们仍无法向冠军发起冲击。

2014年的足总杯冠军结束了阿森纳9年无冠的尴尬局面,尽管之后的2015年和2017年他们再次斩获足总杯冠军,但俱乐部管理层的压力没有减轻。温格和阿森纳大股东经常会被批评,迪克-劳有时也会遇到批评的声音,枪手名宿伊恩-赖特不止一次批评了劳的转会操作。

劳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伊恩-赖特,关于我的所作所为,我们也没有进行过讨论。实际上,赖特可能需要说些什么。在更多的情况下,像赖特这样的人经常会被问问题,他们只是给出了诚实的答案。”

“这并不是说他每天坐在那里想着如何去攻击迪克-劳。更多只是因为有人问起问题,他给出了答案。如果赖特给我打电话的话,也许我们已经解决了他的疑问,或者至少我们可以分享一下俱乐部的苦衷。”

赖特对于劳的批评之一就是2013年从皇马引进厄齐尔的交易。赖特指出,劳在谈判过程中错过了一次航班,这让交易处在了危险之中。但是,劳澄清道:“由于时间紧迫,我们的工作安排满满当当,我们希望尽快完成厄齐尔的交易,让他接受一系列的体检。我们需要进行的工作有很多,我们也尽力去满足时间表的要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预订各种各样的航班,以便自己能够赶上某趟航班。”

另外一个劳被诟病的转会操作就是2011年引进乔尔-坎贝尔,劳亲自前往哥斯达黎加促成交易。在这笔交易完成之前,劳在那里待了一周时间,有流言称他曾错过回忆并且找错了经纪人。

对此,劳表示:“这个故事太简单了。曼联做出了并不那么明智的举动,尽管他们对坎贝尔不感兴趣,但依然想要破坏阿森纳引进坎贝尔的交易。我知道自己如果离开哥斯达黎加的话,他们可能会搞砸这笔交易。所以,我决定待在那里办好所有事情。”

“但是,这件事是我得到温格和加齐迪斯支持的一个例子。我的判断是如果想要签下一名球员的话,你需要让他知道你一直在他身边,而不是在遥远的地方给他发个邮件。”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不快乐的五六天,我在一家酒店里不断盘算如何完成这笔交易,但最终我们成功引进了坎贝尔。”

“坎贝尔的经纪人一直都是华金-巴蒂卡(Joaquim Batica),他和坎贝尔的父亲一起工作。‘另外一个经纪人’只是关于转会市场的民间传说,从来都没有这回事。”

在阿森纳最后的5年时间里,迪克-劳运作了3笔打破阿森纳队史身价纪录的转会,厄齐尔、拉卡泽特和奥巴梅扬在这个过程中成为阿森纳的一员。其中,花费5600万镑引进奥巴梅扬是迪克-劳参与的阿森纳花费最高的转会。

奥巴梅扬的转会涉及到三家俱乐部

劳说道:“由于吉鲁想要离开加盟切尔西,引进奥巴梅扬的交易显得非常疯狂。切尔西将巴舒亚伊租借至多特,而多特将奥巴梅扬出售给我们,这是一笔涉及三方的交易。多特称自己如果不能从切尔西得到巴舒亚伊的话,那么奥巴梅扬不会离开,当然,如果我们不能得到奥巴梅扬的话,我们也不会让吉鲁离开。”

“在足球世界,你不会在一笔交易中和对方进行很多个人层面的交流。但是,在这笔涉及到三方的交易中,我们处在一个会产生连锁反应的境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亲自给格拉诺夫斯卡娅打了电话,我告诉她如果我们三方不相互信任的话,那么这笔交易只能功败垂成。”

“我一直对格拉诺夫斯卡娅非常尊重,她总是直言不讳。她称如果切尔西得到吉鲁的话,那么他们会将巴舒亚伊租借至多特,然后我们可以和多特商谈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

奥巴梅扬加盟阿森纳一天后,枪手和中场厄齐尔进行了续约。这标志着他们之间长达18个月的续约谈判结束,而厄齐尔拿到了阿森纳队史最高的35万镑周薪。

劳说道:“我们一直都在很友好的氛围下进行商谈,Erkut Sogut是代表厄齐尔的律师,他是一个热情洋溢的人。厄齐尔方面的底线不止拿到队内顶薪那样简单,他们还想得到更多。他们的谈判策略是尽可能提出最高的薪水要求,然后看看我们在绝望的情况下是否会屈服。

但具有相当讽刺意味的是,他们接受了我们一年半之前提供的续约合同。

厄齐尔续约受到了球迷群体的欢迎,但德国人目前在埃梅里麾下已经失宠。那么,迪克-劳认为和厄齐尔续约是一种错误吗?对此,他说道:“我想这完全取决于对厄齐尔表现的评价,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球场智慧上,厄齐尔都非常有天赋。在我看来,他的传球能力在当今足坛首屈一指。”

真正的问题是他是否内心充满动力,并且能够在球场上充满斗志。现在厄齐尔必须展示出上场比赛的渴望,没有一名主教练会让一名不想出场的球员上场比赛。我想厄齐尔希望出现在球场上。

续约后的厄齐尔是阿森纳薪水最高的球员

“阿森纳能够负担起厄齐尔的薪水。在一笔转会交易中,人们不能理解的是你将转会费和球员薪水进行整体摊销。以阿扎尔转会皇马为例,假设皇马为他支付了1亿镑的转会费,而他和俱乐部签约5年时间,那么摊销的每年就是2000万镑。再假设皇马为阿扎尔每年支付1500万镑的薪水,那么他们每年花费在他身上的资金为3500万镑。”

“现在,阿森纳在厄齐尔身上花费的资金数量远低于这个数字。所以,关于一名球员的转会交易,你不仅仅需要考虑他的转会费,还要考虑他的薪水,这是一笔综合性的支出,包括了转会费摊销加上球员薪水。”

离开阿森纳之后,65岁的劳目前居住在德克萨斯,他依然关注着阿森纳的每场比赛。劳说道:“2017年8月,我离开自己的家前往温格家告诉我辞职的决定,我告诉所有的朋友这是我一生中最为艰难的一段路。我非常荣幸曾为阿森纳工作。像我这样一个美国商人只是有着一些体育方面的经验,温格和邓恩没有理由给我那个机会。”

迪克-劳对于温格非常敬佩

“从我初到阿森纳到2018年2月离开,我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荣幸在阿森纳供职,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在我工作生涯里,能够和温格共事是最大的荣幸,我也非常荣幸能够和不同领域内很多出色的高管一起共事。”

温格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有着令人不可思议的幽默感,但同时也很严肃。温格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会花费很多时间倾听一个人的问题,然后认真思考并给出自己的答案。

“和我认识的很多人一样,温格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我时常惊讶于他对新的理念和方法的接受程度。和我2000年认识他一样,他现在依然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我对温格非常敬佩,我也认为能够和他共事是我的荣幸。”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elpioana.com